第4609回:世界海拔最低首都巴库港口纳希切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dylt.com/,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巴库能作为阿塞拜疆的首都,其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地缘关系中处于有利地位。世界上海拔最低首都的石油产量曾占全球一半。。。

巴库是阿塞拜疆的首都、经济文化中心。巴库同时也是里海最大港口,外高加索最大城市。它的海拔是低于海平面28米(92英尺) ,使它成为世界上海拔最低的首都以及低于海平面的最大城市。面积2192平方千米,人口300万(2008年计算)。巴库全市分为内城和新城两部分(亦有将俄邦时期兴建区域分别划分的)。

在2007年,伊斯兰会议组织文化部长宣布巴库为2009年伊斯兰文化中心。为2015年第一届欧洲运动会主办国。巴库曾先后申办2016年夏季奥运会和2020年夏季奥运会,但皆因基础设施不完备没有入围。不过由于阿塞拜疆歌手艾尔与妮基在2011年欧洲歌唱大赛获得冠军,终使巴库获得举办2012年欧洲歌唱大赛的机会。

关于巴库这一名字的来源众说纷纭。较多人认为来源于波斯语(Bād-kube),意为风袭击的城市。bād意为风,kube意为猛击。巴库市在冬季确实会受到暴雪和强风的袭击;不过也有人认为巴库是古波斯语中“上帝之山”的意思。

巴库地处里海西岸,阿普歇伦半岛南岸。港湾受群岛屏蔽,又有阿普歇伦半岛遮挡住北风,是里海的最佳港口。现今的大巴库区涵盖大部的阿普歇伦半岛,分为11区、48个镇。内城是核心市区,也是古城堡所在;其旧街道狭窄,被城墙所围。新城位于内城之南,约在一个世纪前石油工业开始发展时兴建。巴库市辖的各城镇也大都为石油钻探中心,与当地各炼油厂或加工厂有输油管道相通。该城曾因石油工业的发展而严重污染,但现在历经整治已开始好转。2000年12月,巴库内城与希尔万沙宫殿与少女塔一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阿塞拜疆的第一个世界遗产。

屋大维在公元前一世纪曾在巴库建立军营,试图征服高加索。而世界上其他国家则普遍认为有关巴库的第一次正式历史记录出现在公元六世纪。从那时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巴库都与波斯保持着联系。中世纪早期的巴库同现在一样,经济依赖于盐业,为阿普歇伦半岛地区的经济中心。 自公元八世纪以来,希尔凡的波斯领主希尔万沙王朝统治巴库,但常受到北方可萨人和罗斯人的攻击。

阿赫希坦一世在巴库建立海军,于1170年驱逐了罗斯人;并在1191年一场大地震摧毁了希尔凡王朝首都沙马基后,迁都于巴库。1501年,伊朗的萨法维王朝伊斯玛仪一世攻下巴库,而消灭了希尔凡王朝。当时的城堡被数道坚固的城墙围绕,受到一面环海而另一面是壕沟的保护。1514年奥斯曼帝国于查尔迪兰战役后取得巴库;但在1540年巴库再被萨非王朝军队夺回。1603年萨非王朝的阿巴斯一世下令摧毁该城堡。

在18世纪,巴库为巴库汗国都城。之后与俄罗斯帝国一直有着战争的关系。于1723年6月26日,经过长时间的围困和炮击,巴库向俄罗斯投降;萨非王朝丧失了高加索区的领土。根据彼得大帝的旨意,城市指挥官Baryatyanski王子留下两团士兵(2,382人)驻军巴库。但1730年,伊郎的纳迪尔沙王又取得优势而收复巴库。十八世纪末,沙俄决心优先征服整个高加索地区;但阿迦•穆罕默德•汗卡扎尔于1795年在巴库成功抵御。

1796年春,凯瑟琳二世令祖博夫将军开始进攻北高加索。在绵延的拉锯战后,祖博夫将军派出13,000人部队夺下巴库。同年6月13日,俄罗斯舰队进入巴库湾,俄罗斯进驻全市。帕维尔Tsitsianov将军被任命为巴库的指挥官。然而,后来的沙皇保罗一世下令他停止活动并撤出。沙皇军队于1797年3月离开巴库。但下一任新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又对夺取巴库表现兴趣。1803年,Tsitsianov曾与作出妥协的巴库可汗签订了协议,但该协议很快又被废止了。直到1806年8月,Tsitsianov在巴库城门下招降时被忠于巴库汗Huseyngulu的军士射杀。同年10月,巴库投降。

1813年俄罗斯帝国与波斯签署了古利斯坦条约,正式并吞包括巴库在内的高加索地区。19世纪70年代开始工业性采油,19世纪末成为外高加索工业中心和举世闻名的石油基地,拥有22大炼油基地,石油工业发达。1917年曾成立社会主乂性质的巴库公社。1920年成为阿塞拜疆俄邦社会主乂共和国首都,1922年由于阿塞拜疆加入外高加索联邦,而联邦又加入俄邦共和国;于是首都在此期间改迁至第比利斯。1936年后巴库重新成为阿塞拜疆首都。现代的巴库建在环绕海湾的山坳上,街道整齐而建筑巍峨。

主要为阿塞拜疆人,还有亚美尼亚人、俄罗斯人和犹太人。由于巴库是历史性国际都市,故阿塞拜疆人在该城人口结构上并不占多数。

阿塞拜疆宪法保障宗教自由,没有制定国教;但94%以上的巴库市民信仰伊斯兰教,另有约4%人口是基督徒(多为俄罗斯正教会、格鲁吉亚正教会和Molokans)。巴库市拥有三个犹太人社区,分别是格鲁吉亚犹太人、山地犹太人(高加索犹太人)和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巴库的经济一直由石油主导,主要重工业即为石油加工业和石油工业设备制造。8世纪时,就已探知这一地区蕴藏丰富的石油,9~10世纪时开始开采石油,12~15世纪这里的石油运往东方各国。据史料,阿塞拜疆于公元10世纪就有挖井汲油的记载,这里的石油具有埋藏浅的特点,只要挖到地下10到12米即可出油。

世界上工业化开采石油始于1877年,而阿塞拜疆在1873年就已开凿第一口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的油井。

20世纪初,巴库油田曾是世界上产量最高的油田。如今巴库地表浅层的石油早已被采尽,而需钻深至5090米处才能开井,这里石油工业的未来发展远景已由陆地逐步转移至里海大陆棚。20世纪末,里海石油“二次开发”浪潮到来,大量外国石油企业进驻巴库。

巴库的其他工业有船舶修造和电机生产。除食品加工业外,纺织业也是巴库重要的轻工业之一,巴库特产的地毯很受俄国顾客的欢迎。

城中有历史博物馆和艺术博物馆。巴库在戏剧、歌剧、芭蕾舞、绘画等方面充满活力。每年举办巴库国际爵士音乐节。

希尔万沙宫殿(阿塞拜疆语:Şirvanşahlar sarayı)是一座位于阿塞拜疆的著名古建筑,位于巴库内城。希尔万沙宫殿属于2000年注册的世界遗产城墙围绕的巴库城及其希尔万沙宫殿和少女塔的一部分。

巴库古城是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历史核心。巴库古城是巴库最古老的部分,周围建有用于防御的城墙。2007年巴库古城人口约为3000人。2000年12月,巴库古城(包括希尔万沙宫殿和少女塔)成为阿塞拜疆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地点。

少女塔(阿塞拜疆语:Qız Qalası),位于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老城里海岸边的一座12世纪兴建的古塔。2001年,该塔作为“巴库古城及其希尔万沙宫殿和少女塔”的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少女塔是巴库的地标性建筑,也是阿塞拜疆的国家象征之一,也因此它被印在了阿塞拜疆的的纸币和官方信笺上面。少女塔属于2000年注册的世界遗产城墙围绕的巴库城及其希尔万沙宫殿和少女塔的一部分。

少女塔内是一座展示巴库市历史演变的博物馆,以及一家礼品店。在塔顶可以看到巴库老城的全貌、巴库滨海大道和辽阔的巴库湾。纳吾肉孜节期间的夜里,少女塔顶会点燃火盆庆祝。

戈布斯坦岩石艺术文化景观位于科布斯坦的西边,距离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巴库大约40英里,于2007年在第31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被评选为世纪文化遗产。

它本身属于戈布斯坦国家保留地,为了保护区域内的古代雕刻、泥火山,在1966年被定为阿塞拜疆国家历史景观。

戈布斯坦国家保留地有着丰富的考古学意义,遗址包含三个区域,其中有超过60万件5千至2万年前的岩石绘画,描写的内容包括描述史前人类、动物战争、宗教舞蹈、斗牛、赛艇、持矛战士、骆驼商队、太阳与星星。

奥尔杜巴德是阿塞拜疆的城镇,也是奥尔杜巴德区的首府,位于该国西南部,距离纳希切万88公里,毗邻与亚美尼亚接壤的边境,始建于十八世纪,2008年人口10,372。

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是阿塞拜疆共和国里的自治共和国,位于外高加索南部,是阿塞拜疆的外飞地,北邻亚美尼亚,南部和伊朗接壤,一小部分国土和土耳其相邻。面积5500平方公里,人口约44万(2015年),首都为纳希切万。

自治共和国于1924年由苏联晸府下令成立,当时全称为纳希切万苏维埃社会主乂自治共和国,隶属于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外高加索社会主乂联邦苏维埃共和国,1936年起隶属于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乂共和国,1991年苏联解体后改属阿塞拜疆共和国。

除南部平原以外,纳希切万大部分地区属于山区,属大陆性干燥气候,降雨量为500毫米以下。

阿塞拜疆除首任総统外,均出自该地。卡尔基为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在亚美尼亚的外飞地,目前由亚美尼亚实际控制。

纳希切万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公元前1世纪,依靠亚美尼亚成为当时西亚最强大的国家之一。经历罗马帝国、帕提亚帝国、蒙古、奥斯曼帝国等外族入侵,其后为俄国所吞并,后来伴随阿塞拜疆在1991年独立,

成为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同年纳希切万亦宣布脱离阿塞拜立,但不为国际所承认。1995年11月,阿塞拜疆晸府在土耳其的支持下,采用强力恢复了对纳希切万的全面控制。

该共和国与土耳其关系密切,与本土需要经过阿拉斯河南侧的伊朗进行联系。主要为农业和采矿业,物资由于封锁缘故需要从伊朗等国进口。

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晸府于1993年10月5日承认了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主权国家地位,但这一承认未获得阿塞拜疆中央晸府的认可。1993年10月,纳希切万最高议会发表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声明,宣布承认自行独立、未被普遍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TRNC),并呼吁阿塞拜疆中央晸府也予以跟进。

虽然从感情上同情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但阿塞拜疆晸府最终并没有效仿,因为这样做很有可能促使塞浦路斯共和国(南塞浦路斯)也相对应地在外交上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因为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密切关系极有可能引发这种认可。

卡尔基是阿塞拜疆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的一块外飞地,面积950公顷,行晸上属萨达拉克区,1990年后由亚美尼亚实际控制,由阿拉拉特省管理。阿塞拜疆晸府严禁外国公民前往该地,外国公民如进入以上地区,将被阿塞拜疆共和国永久拒绝入境,并列入“不受欢迎人物名单”。

纳希切万(阿塞拜疆语:Naxçıvan şəhəri)是阿塞拜疆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的首府。面积15平方公里,2006年人口67,900人。

阿尔察赫共和国,或译为阿尔扎赫共和国,又名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Lernayin Gharabaghi Hanrapetut’yun),中文简称纳卡或纳卡共和国,是外高加索地区的一个共和国,仅为三个非联合国会员国家承认。

联合国和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均将其视为阿塞拜疆的一部分;自1991年至2020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前它控制了原苏联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乂共和国治下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大部分领土以及周边的一些区域以及大部分的纳哥地区,西接亚美尼亚,南连伊朗。

阿尔察赫是一个山地国家,平均海拔高达1097米。绝大部分纳卡居民为基督徒亚美尼亚人,并且多数隶属于亚美尼亚使徒教会。阿尔察赫实行総统制,并设有一院制的国民议会。一些人认为阿尔察赫对亚美尼亚的依赖程度已使阿尔察赫在许多方面已俨然如亚美尼亚的一部分。

2020年9月至11月,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卡地区发生冲突。阿塞拜疆军队夺回了纳卡地区的部分地区。11月10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俄罗斯达成停火协议,亚美尼亚需要将阿尔察赫共和国所辖的阿格达姆区、拉钦区、克尔巴贾尔区交还阿塞拜疆。俄罗斯维和部队进驻拉钦走廊及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双方接触线,阿塞拜疆保证进出拉钦走廊的人员、车辆、货物安全。

阿尔察赫共和国声称其领土为11,430平方公里(晸府称其中100平方公里是阿塞拜疆军队“占领”的)。该国大部分为陡峭的山区,地势从西向东下降。该国最高峰木罗夫达戈山为3723米,全国平均海拔为1097米。

气候为亚热带季风气候,常年温和,年平均气温为11摄氏度。7月至8月的月平均最高温度为21-22摄氏度,最低温度为1月至2月的-1-0摄氏度。

圣救主基督主教座堂也称卡赞切措茨教堂(亚美尼亚语:Սուրբ Ղազանչեցոց,Surb Ghazanchetsots),是位于未被普遍承认的阿尔察赫共和国舒沙市市中心的一座亚美尼亚教堂,2020年战争中被阿塞拜疆破坏并占领。其教堂大厅长34.7米,宽23米,高35米。在教堂重建后,还增添了对捐资重建人的以示纪念的献词。

该教堂曾被用作各种不同的用途。在1920年的舒沙大屠杀之前,它是一座正常运作的教堂。在苏联时期,它曾先被用作粮仓,后被用作车库。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期间,直到1992年5月舒沙被亚美尼亚军队夺回,阿塞拜疆军队一直将其用作BM-21式火箭炮的弹药库。

夺取舒沙后的几年里,教堂得到了修理和翻新,用完整的复制品替换了毁坏的天使塑像,一尊天使塑像的图案被用在了舒沙市徽的上面。1998年,它重新作为教堂开放,成为它是亚美尼亚使徒教会阿尔察赫教区的主教堂和总部。在2020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期间的2020年10月8日,该教堂遭阿塞拜疆轰炸,损毁严重。

达季万克修道院又名胡塔万克修道院(阿塞拜疆语:Xudavəng,意为“丘陵上的修道院”)是一所建于9至13世纪之间,位于阿塞拜疆境内克尔巴贾尔区的亚美尼亚人僧院 。

达季万克修道院最早是由使徒犹达•达陡的弟子圣达迪(St. Dadi)所创建,在公元1世纪时,圣达迪致力于亚美尼亚的东部一带传播基督教。9世纪时该修道院于文献中被首次提及。2007年7月,在修道院的主教堂圣坛底下发现了圣达迪的坟墓。除此之外,哈琴公国的王子亦被埋葬于修道院教堂的前厅下方。

达季万克修道院属于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的阿尔察赫教区,内部由圣阿斯特瓦扎津(St. Astvadzadzin)大教堂、小教堂和其他一些建筑物所组成。除了几幅绘制于13世纪的壁画以外,主教堂的墙壁还刻有亚美尼亚语的文字。而达季万克修道院内兴建于1214年的大教堂南面立墙上,另刻有亚美尼亚文字的浅浮雕,文字记述下一名公主为了纪念他的儿子,而捐献教堂的内容。此外据保罗•库内奥(Paolo Cuneo)所述,达季万克修道院与甘扎萨尔修道院二者,是当地可以找到半身像的两座修道院之一(这些半身像人物可能是修道院的捐助者)。

2001年10月8日,欧洲理事会议员大会在16名议员的要求下,提出第9256号动议。该动议中提到:“在克尔巴贾尔地区的古迹持续遭受破坏,当地的穆斯林们,把达季万克修道院视为亚美尼亚基督教信仰的残存遗物,并极尽所能地摧毁该所修道院”。

1994年,在第一次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结束后,达季万克修道院重新对外开放。2004年,亚美尼亚裔美国人出身的女商人伊黛尔•霍夫纳尼安(Edele Hovnanian)出资帮助修复该所修道院,其中教堂的修复工作于2005年完工。由一名来自伊朗德黑兰的亚美尼亚人埃迪克•亚伯拉罕(Edik Abrahamian)负责教堂的相关修整工程。

2017年8月,之前曾在达季万克修道院进行修复的意大利专家再次返回当地,继续整修与清理修道院的工作。日前,他们已经顺利修复了四座教堂以及当中的壁画,同时计划复原教堂门口的铭文和装饰。预计在2020年将完成全数的修复工程。

但是,因为2020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而签订停火协议的缘故,亚美尼亚人依据协议中的规定,必须从达季万克修道院撤军并将周边的克尔巴贾尔地区归还给阿塞拜疆晸府,

为此达季万克修道院的院长决定将修道院里包括钟和亚美尼亚十字架石等珍贵的基督教艺术作品运送至亚美尼亚。在亚美尼亚军队撤出克尔巴贾尔地区之后,修道院随即被交接给俄罗斯的维和部队负责保护。

阿塞拜疆军队正式入驻当地后,阿塞拜疆国防部在 2020年11月28日发布了一段自修道院内拍摄的影片。同时阿塞拜疆当局允许亚美尼亚籍的修道院僧侣继续留在修道院里。2020年12月4日,阿塞拜疆境内尤迪人族裔的代表造访了达季万克修道院并在院中举行祈祷仪式。而在拜访修道院结束后的隔日,尤迪人东正教社区的副主席拉菲格•达纳卡里(Rafig Danakari)被任命为修道院的教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