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保加利亚的新冠疫苗接种进程

正如所有国家一样,保加利亚当前面临的最重要的社会问题就是新冠疫情。三月初的时候,保加利亚开始了第三波疫情。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数量急剧上升,也有更多的人需要重症特别护理。与大多数欧洲国家相同,保加利亚想依靠群体免疫解决此次新冠危机。不幸的是,由于很多主客观因素,疫苗接种的进程艰难缓慢。一方面是因为疫苗紧缺,疫苗接种组织混乱。另一方面是保加利亚公民对疫苗不信任,害怕疫苗有副作用。

国家信息系统在3月20日发布的每日报告显示,在过去24小时之内共检测了18449人,其中4162人,约22.6%检测为阳性。这绝对创下了保加利亚自疫情以来的最高纪录。保加利亚现在正经历着新冠肺炎的第三波疫情。接种疫苗是控制疫情最好的方法之一。然而,保加利亚开始接种疫苗已有三个月,为什么保加利亚社会还在面临着来势更凶的第三波疫情呢?

感染病例激增,国家医疗系统也遭受着巨大的压力,这让政府决定国家将从3月22日开始实行封锁,最初计划为期十天。政府关闭了所有学校、大学、商场、餐厅、健身房、赌博场所,以及所有除了售卖食物的大商店。禁止举办一切公共活动和私人聚会。

然而,政府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呢?为什么它没有达到预计的效果呢?

保加利亚与多数欧盟国家一样,于2020年12月27日开始进行新冠疫苗接种计划。保加利亚允许购买所有欧盟批准的疫苗:Moderna疫苗、辉瑞疫苗(Pfizer-BioNTech)、阿斯利康疫苗(Oxford–AstraZeneca)、赛诺菲疫苗(Sanofi)、CureVac疫苗、诺瓦瓦克斯疫苗(Novavax)、强生-杨森疫苗(Johnson & Johnson-Janssen)。其中有三款疫苗在保加利亚可供有限制地使用。第一款经国家许可的疫苗是辉瑞疫苗,欧盟在2020年12月21日批准了该疫苗。2021年1月6日,在经过了相同的监管过程后,欧盟批准了Moderna疫苗,一周后该疫苗运抵保加利亚。2021年1月29日,阿斯利康获得了欧盟条件性许可,准备进军欧盟国家。

政府于2020年12月初发布了国家疫苗计划,该计划旨在实现大规模群体免疫,保护那些不能自身免疫,同时又很容易患重病,或感染并发症的人群。

疫苗接种将按流行病学和伦理标准先后分为五个阶段进行。第一批疫苗受种者是医生、护士和医疗助理。这些人最容易感染并传染新冠肺炎。该阶段预计将会有243600人接种疫苗,其中包含30000位医生、10000位牙医、46000为医护人员、6600位药师、2000位助理药师和150000位支持人员。

计划规定,保加利亚至少要有75%的人口获得免疫才能保护整个社会。然而,是否接种疫苗全凭自愿。

自疫苗接种计划开始三个月以来,保加利亚的接种率还不及欧盟平均值的三分之一,位列欧盟国家之末。目前全国共接种了363000剂疫苗,其中293176人(4.19%的人口)只接种了第一剂。仅有69545人(0.99%的人口)接种完了两剂疫苗。保加利亚疫苗接种的缓慢进程背后有着很多混乱和不为人知的决定,这些决定出于政治原因,即在选举即将到来的情况下维持内阁的投票率,直到最后关头才可能会被公开。保加利亚在规划和实施新冠疫苗接种计划过程中都犯下了什么重大错误呢?

卫生部门声明保加利亚国家疫苗计划与其他国家的计划没有任何区别,但实则不然。接种疫苗的高危人群,即老人和慢性病患者并没有被视为优先群体。对于在早期接种疫苗的家庭中的成年人来说,这是一个例外。高危人群没有及时接种疫苗的原因有二:一是疫苗短缺,二是该群体对疫苗抱有极大的不信任。保加利亚一月份收到的疫苗数量很少,但由于医生和一线教师等高风险人群的总数较少,所以他们应该先接种疫苗。但即使如此,这类人群中的接种率也很不理想,因为保加利亚没有及时做好疫苗的宣传,导致民众对疫苗产生了很大的不信任。

总理博伊科·鲍里索夫(Boyko Borissov)由于受到了很多有关疫苗进程缓慢的指责,他在三月初宣布废止五阶段国家疫苗计划,公民可以大规模接种疫苗,不再设置时间门槛。政府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如果工人不尽早接种疫苗的话,经济将会面临巨大挑战。大规模接种疫苗同样能够保证一个多月后国会选举的正常进行。如果疫苗接种率提高,政府有可能会减轻一些防疫措施。保加利亚酒店和餐厅协会已经建议其成员和员工接种疫苗。一些企业内部也警告员工,如果他们想继续工作的话,就必须接种疫苗。所谓的“绿色通道”对所有人开放,它打破了之前的情形,即有些人本应在第一阶段接种疫苗但并不愿意,例如:只有24%的老师想要接种疫苗。“绿色通道”大大增加了接种疫苗的人数,但准备接种疫苗的人排起了大长队,也引发了一些混乱。由于疫苗短缺,“绿色通道”开启几天后就关闭了。

保加利亚政府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订购的辉瑞疫苗和Moderna疫苗数量太少了。

3月12日,政府还暂时终止了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因为欧洲药品管理局调查发现该疫苗可能会引发血栓。保加利亚也对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死亡的病例展开了调查。这些案例削弱了人们对刚开始有加速势头的疫苗接种计划的信心。

此外,盖洛普和阿尔法民意检测中心(Gallup and Alpha Research)在3月初所做的社会调查显示,约有43%的保加利亚人不愿接种疫苗,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或轻症或重症地感染过新冠肺炎,所以人们不愿意接种疫苗或继续等待。此外,疫苗计划在组织和沟通方面也较差,所以很多人选择不接种疫苗。

保加利亚疫苗接种有两方面问题。一方面,供应给保加利亚的疫苗数量很少。保加利亚政府主要订购的是阿斯利康疫苗,因为国内没有足够多的冰箱冷藏辉瑞疫苗和Moderna疫苗,而且阿斯利康疫苗也更便宜。另一方面就是疫苗接种过程太混乱了。

那43%的人为什么不愿接种疫苗呢?他们并不是迷信、轻浮或无知地轻信一些阴谋论。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那些宣扬疫苗益处的政府、欧盟,他们有时看起来像阴谋家一样,因为他们似乎对于疫苗有着超乎医学之外的兴趣。我们可以从一些规定中看到蛛丝马迹,比如不接种疫苗就不能出国、不能乘坐飞机、只能待在家里等等。这些压力自然而然让人们想要反抗。二是有人认为“新冠疫苗研制出来还不足一年,还未通过所有临床试验”。这些人并不反对疫苗,他们只是对疫苗抱有怀疑和小心的态度。当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dylt.com/,欧洲预选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也存在很多相信阴谋论的人,根据此前的一项调查,约20%的人相信比尔·盖茨是疫情背后的主使。

因此,疫苗接种遭到拖延的原因是十分复杂的,就算出现奇迹,每日能够有一万人接种疫苗,截至今年夏末也仅仅只会有不到两百万人获得免疫,这远不足于国家疫苗计划中70%群体免疫的目标。

(作者:Evgeniy Kandilarov;翻译:齐欣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