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卡停火或如俄土阿三方所愿但亚美尼亚的怒火如何平息

9月29日,在阿塞拜疆临近纳卡边境的塔塔尔地区,一名村民从布满弹孔的墙壁旁经过。新华社 资料图

然而,最新的停火协议点燃了亚美尼亚民众的怒火。他们没有庆祝所谓来之不易的和平,而是上街要求签署了协议的总理帕希尼扬辞职。因为新协议让阿塞拜疆得以继续控制它目前所占领的地区,包括实际上可决定纳卡局势的战略重地舒沙。亚美尼亚距离失去整个纳卡仅一步之遥。

“为什么阿塞拜疆赢得了这场地区战争,亚美尼亚却输了?这是因为我们在跟土耳其军队打仗,双方的资源是不对等的。”亚美尼亚高加索研究所所长伊斯坎达良(Alexander Iskandaryan)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俄罗斯在这场冲突中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中间人,他们协助停止了战争。”

莫斯科时间10日凌晨,克里姆林宫官网更新了一则俄总统普京的声明。普京在声明中指出,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领导人三方已就停火达成一致意见,协议自10日生效。亚阿双方将保持已经占领的阵地并交换战俘,俄维和人员将进驻纳卡冲突地区。

在9日达成停火协议前,纳卡地区自9月暴发的新一轮军事冲突已持续了6周,造成至少1300人丧生。10月10日、17日、25日,冲突双方曾三次达成停火协议,但都很快以互相指责对方先行违背承诺告终。

10月底,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曾致信普京求援,俄外交部10月31日回应称,俄罗斯将遵守俄亚两国的盟友义务,包括两国在1997年8月29日签订的《俄罗斯与亚美尼亚友好、合作和互助条约》相关条款。根据条约约定,如果冲突直接波及到亚境内,俄将向亚美尼亚提供一切必要援助。

11月9日,隶属于俄军驻亚美尼亚军事基地的一架米-24直升机遭阿塞拜疆军方误击,普京随即出面调停。

按照9日达成的协议规定,一支1960人的俄罗斯部队、90辆装甲车和380辆汽车和专用设备将接替亚美尼亚部队,驻扎在纳卡接触线年。如果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无反对意见,期满后俄维和部队将自动延长驻扎。

纳卡地区的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纳卡的争端肇始于1988年,并于上世纪90年代爆发战争。1994年战争结束,亚美尼亚占领纳卡及其周边7个地区。自那以后,这些地区一直被亲亚美尼亚政府的亚美尼亚族人控制。

30多年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卡地区的争夺一直未停,土耳其向来支持阿塞拜疆对该地区的领土主张。本轮军事冲突暴发以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放话支持阿塞拜疆“解放”纳卡。而俄罗斯作为亚美尼亚的传统盟友,与阿塞拜疆的关系一直不坏。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分析称,俄一直试图以中间人身份将双方拉回谈判桌,这是因为假如亚阿两国之间全面爆发战争,俄军事介入的代价不菲,并且从自身立场很难找到一个有说服力的军事政治目的。另一方面,俄罗斯一向对地缘政治利益敏感,无法容忍土耳其在高加索地区无限扩大其影响力。

而英国《泰晤士报》报道认为,土耳其强力介入次轮冲突支持阿塞拜疆显示,土耳其希望左右该地区的局势。

据央视新闻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1月11日表示,土耳其和俄罗斯当天早晨已经签订一份谅解备忘录,土俄将在“阿塞拜疆被解放的领土上”建立联合中心,监督纳卡停火进程,防止冲突再起。而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则在10日表示,希望土耳其和俄罗斯在调解纳卡冲突方面扮演相同的角色。

BBC报道指出,在纳卡冲突进程中,西方的角色被边缘化。1992年,在俄罗斯的倡议下,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前身)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共同主席国。但由于大国博弈和复杂的地区局势,明斯克小组未能就纳卡问题取得实质性进展。

在本轮冲突中,俄土发挥的作用也明显超过西方。《卫报》在莫斯科和埃里温的记者说,这次的停火协议反映出俄罗斯和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以及西方国家的影响被边缘化。

而当愤怒的亚美尼亚人将这份停火协议视作“投降文件”,并认为俄罗斯未能履行盟友义务时,“今日俄罗斯”(RT)主编西蒙尼扬10日在脸书上反驳道,亚美尼亚人只能怪自己,这时候索罗斯、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和马克龙去哪里了?如果不是俄罗斯,亚美尼亚下周就将失去整个纳卡。

对一直关注该地区局势的观察人士而言,9日达成的停火协议出人意料。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俄语网11日的复盘,许多军事专家最初认为双方在该地区的力量称得上势均力敌。在9月下旬至10月上旬,外界很难相信阿塞拜疆能占领舒沙,还能在这之后让亚美尼亚接受现实并同意停火。

BBC援引一位不具名的亚美尼亚军事专家的分析称,阿塞拜疆军队主要在纳卡南部沿亚美尼亚-伊朗边界前进,转折点发生在10月中旬。由于某种原因,此前迟迟没有进展的阿塞拜疆军队没有遇到太多抵抗就拿下了哈德鲁特镇,之后又拿下了拉钦,兵锋直抵连接舒沙、斯捷潘纳克特和亚美尼亚的公路。

10月24日,阿塞拜疆的支持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视察土耳其中部城市开塞利时发表讲话说,自己当天与阿利耶夫通了电话,“我们的阿塞拜疆兄弟正朝着解放被占领土的道路前进。我们将继续秉承‘两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原则,为阿塞拜疆争取解放被占领土的斗争提供任何支持。”

伊斯坎达良认为,亚美尼亚的失败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土耳其给了阿塞拜疆太多支持,不仅是口头上,而是在军事资源上。“亚美尼亚事实上在跟土耳其打仗,结局是必然的。”他说道,但这绝对不意味着责任在莫斯科,因为俄罗斯已经出面试图停止战争。

11月7日,亚阿在纳卡地区重镇舒沙爆发激烈战斗。舒沙位于连接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的道路上,距离斯捷潘纳克特约15公里,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次日,阿利耶夫宣布阿塞拜疆占据了这一关键地点,亚美尼亚方面一开始否认阿方说法,称战斗还没结束。但到了9日,纳卡地区首脑新闻秘书波戈相确认舒沙已完全被阿武装部队控制,阿军正在向纳卡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迫近。

不过要确切了解纳卡战场上的胜负局势变化存在困难。自9月27日起,双方在纳卡地区接触线多地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交火,并且不断发布消息,宣称自己击落了对方的无人机或战机、摧毁了数个据点或者弹药库,并称对方发布的均为假消息。这使得外界对局势的实际进展一直云里雾里。但无论如何,连亚美尼亚总理都承认,失去舒沙后,斯捷潘纳克特也将不保。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就9日的停火协议指出,这份文件在最大程度上向阿方倾斜,意味着亚美尼亚已经投降,现在军事阶段已经结束,可以向解决政治问题过渡。

另一边,停火协议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引发了大规模民众抗议,抗议者称总理帕希尼扬是“叛徒”,并要求他就这一停火协议引咎辞职。据帕希尼扬在其脸书主页透露,他本人的办公室遭到严重破坏,总理官邸中的电脑、手表、香水、驾照等物品失窃。

当地时间11日和12日,亚美尼亚反对派持续在埃里温举行要求帕希尼扬辞职的游行。亚美尼亚革命联盟党发言人米纳相11日通过线日的抗议规模超出预期,“无论在亚美尼亚还是境外生活的人都不接受政府的投降政策。”

帕希尼扬则自10日起便不断发声解释自己为何作出这一“艰难决定”。他11日在脸书发布一则视频讲话称,如果不签这份协议,目前处于亚美尼亚控制下的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也将不保。为了不丢掉整个纳卡地区,他不得不同意接受现状。

他还称,亚美尼亚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报告了军事资源无法支撑战斗的问题,政治领导层赞成这一观点。“继续作战对斯捷潘纳克特造成损失的可能性很大,结果将是全面崩溃。这一协议保留了那些据军方和其他方面评估我们无法留住的东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dylt.com/,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