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秘冰岛足球:只有70名全职男球员却是不折不扣全民足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dylt.com/,欧洲预选冰岛

莫斯科斯巴达竞技体育场,万众瞩目下,冰岛门将的哈尔多松扑出梅西点球,帮助冰岛男足1-1战平阿根廷。

只有33万人口、历史性首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圈、全世界球迷都在模仿的维京战吼,还有个能拍可口可乐广告也能扑出梅西点球的门将……..神奇的冰岛,你为何这么神?

德国男足首席球探乌尔斯.齐根塔勒在他的论文曾说过,足球比赛是和一个国家精神情绪类型相对应的存在。如果你要更好地搞懂对手,你就必须得去看看那个国家、那里的人们以及他们思想情绪的类型。世界杯开赛前,腾讯体育来到冰岛,冰岛足球崛起依靠的不仅仅只有网红门将。

国土面积10万平方米、整个国家的人口只有33万,因为国家“太小了”,造就了冰岛球员“团结”的特质,成为球队制胜最重要的因素。

冰岛人崇尚“平等”和“平均”,当年C罗来到冰岛踢友谊赛,曾提出要一间专属休息室,却遭打脸拒绝;这样的平等主义影响下,冰岛足球在资源分配上拒绝“精英主义”。

冰岛很少花大价钱邀请大牌球队来踢热身赛,而是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兴建室内、室外球场,这项资金补贴政策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时也未曾动摇。

冰岛每位小学生一周踢球时间至少4小时,一个月下来的花费只有500人民币。尽管全冰岛的全职男子足球运动员只有70人,但确实不折不扣的全民足球。

雷克雅未克郊外的维京古足球俱乐部的主场,2018冰岛足球超级联赛第二轮比赛即将开始。【世界杯原创专题】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1个小时,俱乐部餐厅中挤满了球迷,大家喝着啤酒吃着披萨,丝毫没有大战前的紧张气氛。一位高大的中年男士正站在餐厅中央,用冰岛语和大家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

“我们的主教练在告诉现场球迷今天球队的出场阵容,还有最近球队的情况。”坐在一旁的俱乐部CEO哈多松这样告诉前来采访的腾讯体育一行。

比赛开始前,主教练跑来餐厅给球迷讲首发,这是在任何国家和俱乐部都很难看到的一幕。看到我们的疑惑,哈多松喝了一口啤酒,笑着给我们解释:“这是冰岛足球特有的传统,因为我们太小了,俱乐部和粉丝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每个人关系都很亲密。”维京古俱乐部从1908成立至今,队伍一直保持着这个赛前的传统。

的确,国土面积只有10万平方千米的冰岛偏安一隅,整个国家的人口只有33万,这其中2/3的人都生活在首都雷克雅未克以及周边地区。因为太小,冰岛人还特别发明了一款约会软件,软件使用的数据基于线上族谱数据库,囊括了一个世纪以来的人员信息,可以显示你的约会对象是否是你失去联络的亲戚。这个软件确实很实用,毕竟在冰岛,一不小心,你约会的对象可能就是隔壁大表哥。就连总统古德尼.约翰内松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都说:“冰岛太小了,所有人都可能会想‘我们怎么可能赢不了冰岛?”

2016年欧洲杯小组赛首场比赛,冰岛1-1逼平葡萄牙,这场平局让见惯大风大浪的C罗几乎失态。赛后他喋喋不休抱怨冰岛人:“他们只会摆大巴,只知道死守,平了跟夺冠一样高兴”;他当场拒绝与冰岛队长贡纳松交换球衣,后者尴尬的表情上了隔天冰岛新闻。

“在一对一的情境下,队中没有人能够阻挡C罗,比赛就会往失败的方向倾斜。但当我们用自己的方式踢球,发挥团队的力量时,就可能取得胜利。”尽管尴尬的被C罗拒绝交换球衣,但贡纳松却显得并不在意,他说,因为冰岛是小国,冰岛人的团结意识比任何地方的人都强烈。除了赛场内的球员颇为团结,欧洲杯8强赛对阵东道主法国,据统计,当时10%的冰岛国民赶到法国现场加油,1%国民聚集到首都中心广场通过大屏幕一起观看这场比赛。

因为是小国,大家必须抱团,也因为地域上的限制,在冰岛,发现有潜力的足球少年并不是什么难事。

冰岛足协青少年培养负责人古纳松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就说:“我们很难错过任何优秀的孩子,因为我们太小,有哪个孩子冒尖儿了,我一定会听说,也会有人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就去考察。”他介绍,冰岛从U13就开始建立国家队,入选国家队的人会定期聚在一起集训,如今这支冰岛国家队中大部分人都是从小一起踢到大的朋友。在冰岛这样的小国,你会更加了解队伍里的队友,因为从小你们可能就在一个俱乐部或者一个地区踢球;你可以准确的知道谁更擅长什么位置,就好比家庭关系。冰岛也的确很擅长集体项目,男足之外,冰岛男子手球队曾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银牌。

出征俄罗斯世界杯前,冰岛男足守门员哈尔多松担任导演,为可口可乐拍摄世界杯助威广告,因为首战扑出梅西的点球,这位导演守门再度走红网络。广告中,从冰岛著名足球运动员西古德森、家喻户晓的足球评论员、举重选手,到学校中教球的老师、每天背着球鞋去踢球的孩子,每个人都在。“球场上可能只有十一名球员,但我们从不感到孤独,我们觉得所有冰岛人都站在我们身后。”哈尔多松这样讲述他广告创意的灵感来源。

“体育成就无法完全说明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实力,但我们的成功可以说明我们人民的团结。”古德尼.约翰内松表示,冰岛曾经因为火山让大家知道,但近年来,足球领域的突破开始让全世界铭记,足球正在成为冰岛的新名片。

2016年欧洲杯前,葡萄牙来到雷克雅未克与冰岛男足踢热身赛。比赛前,C罗要求在比赛场内有一间专属的休息室。

“如果给你VIP休息室,你的队友们就只能在球员通道换衣服了。”冰岛足协一点面子都没给巨星。不给C罗面子有客观原因,承办比赛的冰岛国家体育场Laugardalsvollur只能容纳10000人,别说VIP更衣室了,就连看台也只有两侧;硬件条件不允许外,不管你是总统还是巨星,都很难在冰岛拥有特殊待遇。

观战冰岛对阵阿根廷的比赛,中国球迷都会被冰岛球员的名字搞晕,怎么冰岛球员都叫“松”?大胡子队长叫贡纳松、“冰岛大狙击”西于尔兹松,为冰岛打入世界杯第一粒进球的叫芬博加松………世界杯开始前,冰岛驻华大使馆特意为腾讯体育记者讲解了其中的缘由:在冰岛,取名字的传统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沿用父亲的姓不一样,冰岛人的名字是在父亲的名字后面加上-sson(儿子,翻译成中文就是‘松’)或者-dottir(女儿)。也是因为姓氏的传统,冰岛人的手机里只存对方的名字,并不会存姓氏,所以在交流时双方几乎不用尊称,连“先生”、“女士”都不用。也是因此,冰岛人的上下级、尊卑概念非常淡泊。

“在很多地方,人们都会把同类当成竞争对手,在冰岛完全不是。我们要学会去尊重每个人的特质,学会在每个人都很重要的社会里如何生存。”古德尼.约翰内松这样理解冰岛人对平等的理解。

“我们的系统和别的国家有点不同,在冰岛,平等最重要,当你开始训练,大家都被平等对待,我们不会单独给顶尖球员开小灶,每个人都会得到同样的对待。”古纳松这样告诉腾讯体育,他表示,在冰岛,不管男女队员,你是平庸或优秀,大家被分配到的教练、设施都是统一的;相比于其他国家的俱乐部将所有好苗子聚在一起,在冰岛,足球俱乐部并没有特别设立青训营,大家并不想让那些挑剩下的孩子得不到最好的培训,所有人都要得到最好的照顾。

在古纳松看来,“平等”意识让冰岛球员在成长以及团队作战时很少会因感到“不公平”而产生间隙。

也是在欧洲杯期间,尽管冰岛足协就发布声明,老帅拉格贝克将在欧洲杯结束后卸任,哈格里姆松接替帅位,这一次只是后者跟随老帅的演练,但每次赛前、赛后发布会,冰岛队的两位主帅都会共同现身,共同坐在发布厅上,接受媒体采访,这种“双主帅”制度,在任何一支大牌球队种都很难见到。

5月的北京已经入夏,而千里之外的雷克雅未克,白天日均气温只有5度,伴着时而飘落的小雨和海风,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冰岛总统官邸书房中,摆放着一副国际象棋棋盘。除了手球曾在国际大赛中屡次斩获冠军,国际象棋、桥牌都是冰岛人热衷的运动。想要找出它们之间的共性并不难——全是室内项目。在2000年以前,足球在冰岛只是单纯的“夏季项目”,每年4月底,五大联赛进入激烈的赛季收官时,冰岛足球联赛才刚刚准备开始。

“我们的冬天太长了,场地又小、又冷又湿,没有什么大牌球队愿意来这里比赛。”站在 Laugardalsv?llur体育场的看台上,古纳松这样对我们说。

对于地处北极圈的冰岛来说,冬季是格外漫长的,当年维京人若想安然度过冬季,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每年入秋时,他们就地取材风干各类鱼类,储备过冬食物。维京人深知,必须足够勤奋才有余粮储蓄,还要精打细算,不然冬天就得饿死。

以观赛体验来说,作为国家体育场Laugardalsv?llur只能算欧洲三流,不仅只有两侧看台,外圈还有田径跑道,这里甚至不能算是一座专业的足球场,相比之下伯纳乌能够容纳8万人。古纳松说,在欧洲杯接连战胜英格兰等强队前,大牌球队并不愿意来到雷克雅未克与冰岛男足踢热身赛,冰岛人也宁愿把邀请大牌球队前来踢热身赛的钱用在修建球场上。

2000年,邻国挪威开始投入兴建室内球场,这让冰岛人看到了可以仿效的方向。

“让孩子们一年四季都可以踢球。”这是冰岛政府投入巨大资金和力度兴建室内和室外球场的初衷。

根据冰岛足协提供给腾讯体育的数据,到2017年年底,冰岛全境拥有7座全尺寸的室内球场,6座小型室内足球场;除此之外,室外全尺寸的人工、天然草球场达到179个,这意味着全国平均每1800人的就拥有一个足球场。 在修建球场上,官方还特别注意在学校周边兴建迷你球场,目的就是让孩子们在安全和良好的条件下,给他们更多的踢球机会,目前冰岛共拥有154个迷你球场。球场修建以及维护的费用都来自国家税收,这一政策就算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国家宣布破产时,也未曾动摇。

“当年我开始学踢球时,只能在混凝土地上踢球,但看看现在的孩子们,他们踢球的环境已经非常好了。”曾经效力于广州富力的冰岛外援奥特森这样对腾讯体育表示。

冰岛人确实务实。在准备采访冰岛总统前,我们亲眼看到旅行团的大巴就就停在距离官邸50米距离处,透过落地玻璃窗,游客们的长焦镜头可以把官邸大厅拍得一清二楚。

“每年能为冰岛带来20万的游客呢。”看着近在眼前的旅行团,总统保镖特自豪的和我们说。

在离开广州富力后,奥特森回到了冰岛,回到青少年时期效力的维京古俱乐部。在冰岛,足球各级联赛都是业余联赛。

“我虽然是全职在踢球,但我的队友很多都是律师,他们一天工作8个小时,下班后再来队里训练,对,每天下午4到5点,大家喝杯咖啡,然后过来练习。”奥特森笑着说道。根据冰岛足协的数据显示,全冰岛的全职男子足球运动员只有70人。

除了修建大量的室内、室外球场,派遣有意愿兼职成为教练的人前往英国学习、考取欧足联专业足球教练证书也成为冰岛足球崛起重要的一环。

奥特森的大儿子今年7岁,从5岁起开始练习踢球,“他从5岁开始踢球时,他的教练就已经是持有欧足联B级证书的教练,这非常重要,因为从接触足球时,他受到的就是最专业的训练。”

“你很难想象,2003年时我们甚至还没有一个欧足联B级教练员。”古纳松告诉腾讯体育,截止到2015年年底,冰岛拥有欧足联B级教练员证书的人数达到669人,达到A级教练员的也足有240人。

“我们认为在小孩的启蒙阶段给他们配备优秀的教练是很重要的,系统的训练、有趣味的训练很重要,这会让他们爱上这项运动。一旦他们爱上了这项运动,他们就会主动踢下去,没有人在俱乐部训练几次就会成为优秀的球员。优秀的教练会教导孩子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如何学会自己训练。”古纳松这样表示。

尽管是业余联赛,但冰岛足球俱乐部体系中,青少年培养是与俱乐部联赛相同重要的部门。

以维京古俱乐部为例,俱乐部承包了周边3所学校1-6年级的足球校外训练课。周一到周四,孩子们都会在俱乐部接受每天1个小时的足球训练。队伍中,有20余名持有欧足联B级或A级的教练员,专门服务于青少年培训。冰岛足协甚至规定,如果俱乐部中不符合教练资质的人数达到一定比例,俱乐部就将面临处罚。

拥有优秀的教练,学生家长却不必担心支付高额的训练费。以维京古俱乐部的收费标准为例,一年参与近200次培训,每名孩子需要支付的费用是10万冰岛克朗,折合人民币约6000元,平均下来,每个月的费用仅在500人民币左右。

“在冰岛,球场设施和维护的经费都来自国家,俱乐部不用花钱运营球场,家长只需要支付教练的薪水。而在其他国家,俱乐部要花很多钱在球场上,这部分支出费用自然都会从前来训练的孩子们身上获取,这样很多并不富裕的家庭很难再送孩子去练球。”古纳松坦言,国家除了支付球场的费用,还会对俱乐部聘请的专业教练进行工资补贴。

拥有充足的场地、高质量的教练,在冰岛,喜欢足球的孩子从4岁就开始接受每周一次的训练,7岁时就达到一周三次的训练量。冰岛联赛虽然业余,但却有严格的4级联赛(顶级12支俱乐部、次级12支、第三级10支,以及第四级社区足球)升降级制度,英超以及北欧国家的球探都会定期来到冰岛业余联赛,从中挑选球员前往更高级别联赛踢球,如今的这支国家队中,队员几乎全部效力于英超和北欧各国联赛,世界杯首战走红的门将哈尔多松就效力于丹麦联赛。在只有33万人口的冰岛,经常参与足球的人数达到3.5万人,注册球员数为2.6万人。

国家政策保障了充足的足球场地和大批优秀的教练,让足球成为冰岛的全动,更造就了冰岛“黄金一代”球员。正如冰岛总统古德尼.约翰内松所言,闯入世界杯决赛阶段,冰岛已经证明过去20年足球道路是正确的,无论最终世界杯战绩如何,他们都在正确的路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