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人以洗澡为核心活动并且男女共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dylt.com/,欧洲预选罗马尼亚

古罗马人很早建立很多洗浴中心,罗马人无论是在浴室里面,还是旁边的健身房、更衣室花园,还有竞技场,是一个超级宽广的公共空间,并以洗澡为核心活动。

罗马人特别喜欢洗澡,和有大量的澡堂子,在里面有各种各样很复杂的活动。就这些活动来说,实际上罗马人不光是自己洗,罗马人征服到哪就把澡堂子盖到哪。

在古罗马的时候,对于当时的世界来说,世界分两种,一种是文明的,一种是不文明的,也就是野蛮的。

野蛮的地方最终是要被文明征服的,原则上来说,世界只有一种秩序,就是文明的秩序。

总的来讲,罗马这样一个宗教本身就不是神秘性特别强,和公共生活的这样一个团结友爱是高度一致的。 这样一个公共洗浴的生活,从公共生活里面透露出来的实际上就是让大家一起舒服。

罗马政治里面一个很蹊跷的事情,无论是大竞技场或者以前的竞技场,无论是卡拉卡拉大浴场还是以前的那些著名的浴场,它都是皇帝自掏腰包,不是国家的公共财政来建的。也就是说它实际上是一个公益事业。

现在罗马仅存的两个浴场遗址,卡拉卡拉大浴场,是卡拉卡拉皇帝修的,还有一个戴克里先浴场,后来被改造成教堂了。都是皇帝修的

因为古罗马的浴室是男女在一起洗澡,从而引起人民的堕落。 罗马人民的堕落使得皇帝主动地选择君权神授这样一个专制的逻辑,把人民降格处理,而自己升上去。于是共和的传统到了戴克里先时代就彻底被放弃了。

无论基督教怎么样劝导、怎么样训斥、怎么样有严格的纪律,但是罗马的堕落实际上已经不可避免,最终实际上是罗马整个西部毁掉,它的这样一个洗浴的生活方式也就终结。到了中世纪的时候,洗澡这个事就没法谈了。

人始终保有一种自由意志,保有为人的尊严,一种自由选择、自由抉择的空间、机会和权利。

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荒诞派戏剧,叫做《等待戈多》,两人各种前言不搭后语聊天,说戈多会来。最后戈多怎么等怎么不来。

《等待戈多》在等待着某种希望、未来以及对人的启示。需要把这样的东西表达出来。你先承认了荒诞之后,才有可能摆脱荒诞。

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敢承认的话,你摆脱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正是《等待戈多》这样一个荒诞派戏剧,貌似呈现了所有的荒诞,实际上这是西方开始进入反思的一个标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