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滑雪行记 Part2 全欧洲最便宜的滑雪场

中,与各位分享了我们一行深入格鲁吉亚西部小高加索山脉的Bakhmaro 巴克马罗小镇,和十几个欧洲人承包整个山头,每天坐着雪猫刷山,自己命名雪道,享受无尽新鲜粉雪的冒险故事。看过文章与视频的朋友们,一定会被优质的雪况和异域风情所吸引,然而略微艰苦的环境同对滑雪技术的不低要求注定这类的滑雪行程不适合大众。

在这次旅行中,我专门探访了格鲁吉亚最大的滑雪场——Gudauri SkiResort 古多里滑雪场,用一百人民币一天的花费体验了不输阿尔卑斯地区的优秀雪况与硬件设施。作为全欧洲最便宜的滑雪场,但绝非想象中的小而破,从国内出发,一周的滑雪旅行花费可以低至六千人民币,古多里成为了我心中当之无愧的性价比之王。

前一阵子我有幸获得了知乎的年度会员称号。颁奖礼上,主持人华少让我做滑雪目的地的推荐,我笑称为了“一带一路”要选择格鲁吉亚。但更是因为格鲁吉亚那极低的物价,热情的人民,良好的治安,壮丽的美景,可口的美酒,我下台时郎朗还悄声对我说:“别漏了遍地的美女。”

坐落高加索山麓,黑海之滨,北靠俄罗斯,东南和南部分别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相邻,西南部与土耳其接壤,亚欧交接处的格鲁吉亚是多种文化的融合之地。

在漫长的历史中,红葡萄酒被热情的格鲁吉亚人发明,至今仍保持着全民酿酒的传统。伊阿宋和阿尔戈英雄们在此寻得了金羊毛,遗世而独立的古老教堂则成了现代旅人们的心头好。

在我到访过的国家中,格鲁吉亚人的热情好客是能排上号的,大部分人担心的安全问题也完全是多虑的,自2004年的大力反腐倡廉以来,格鲁吉亚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援引中国驻格鲁吉亚使馆:格鲁吉亚成为全球最安全的三个国家之一)

不少人可能还记得小学课本中茅盾先生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对格鲁吉亚的印象尚停留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时期。今日的首都第比利斯,由热闹的老城与现代的建筑共同构成,不输给其他西方城市。

格鲁吉亚被推上小众旅行国家第一梯队还有个重要原因,是便宜的物价。最大滑雪场票价合100人民币(法国的1/3,崇礼的1/5),Ski in & out的酒店含早300人民币,一张通用格鲁吉亚全国雪场的季卡1200人民币,6个人的咖啡甜点消费是40人民币,去麦当劳吃个汉堡还买一送一,完全是我行前没有想到的。

那么,格鲁吉亚滑雪的条件究竟如何?从海拔和降雪的角度来说,高加索的雪山是完全不逊阿尔卑斯的。格鲁吉亚全境有着四处滑雪区域,分布在大小高加索山脉。首选距离首都第比利斯两小时车程的Gudauri(古多里),三千米的山顶海拔,总长达七十公里的雪道,堪比欧洲雪场的优秀雪况与硬件设施,雪票却只要一百人民币一天。

北部的梅斯蒂亚,临近度假胜地Borjomi的巴库里阿尼(2014年冬奥会申办城市,2023年自由式滑雪世锦赛举办地)也都是高加索地区知名的滑雪目的地。

关于格鲁吉亚滑雪,网络上的英文材料也相对较少,更不要提中文信息了。雪季末发生在古多里的一次缆车事故,导致搜索格鲁吉亚滑雪,多半只会看到那疯狂的缆车,难免也会让人对格鲁吉亚滑雪产生误解。我在此也想以我的亲身体验和滑雪经验,消除对格鲁吉亚滑雪的部分偏见。

我把促成此行最大的动力归结为折扣机票。我乘坐的南方航空北京经停乌鲁木齐至第比利斯的往返航班票价仅为两千元,这对于近十小时的飞行时间来说,绝对是个好价格。

因“一带一路”开通的北京-第比利斯航线目前是国内前往格鲁吉亚的最佳飞行选择,北京时间下午出发,到达第比利斯是晚上十点左右。仅搭乘北京-乌鲁木齐段的乘客下客后,航班还有很多位置,因此搭配全国联运也可以从各地出发。航班一周三班,经常能看到两三千左右的促销价格,性价比极高。除此之外,也可以搭乘外航经土耳其莫斯科,多哈等地中转的航班,价格未必平易近人。

由于物价较低,格鲁吉亚国内的交通可以考虑包车,如从首都第比利斯至古多里滑雪场的七座车,两小时的单程接送在500人民币以内。在我的格鲁吉亚旅行中,包车师傅不仅展示出接近“疯狂”的敬业与车技,也和我们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为我的旅行留下了很温暖的回忆。

格鲁吉亚虽然针对中国公民没有直接的免签政策,但只要有美签,欧洲申根国,日本,韩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五十个国家的有效签证,都可以免签进入格鲁吉亚,几乎约等于免签。如果达不到上述条件,可以花20美金在网上办理格鲁吉亚电子签。

此次出行中,南航赠送了一份格鲁吉亚电子签,我们虽然都符合免签的条件,但还是办理了电子签,事实证明完全没有必要,还被海关人员笑话这是一种浪费,供各位参考。

格鲁吉亚的官方语言为格鲁吉亚语,俄语虽然也算通用,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学习英语。在实际体验中,在滑雪场,热门旅游景点,大城市的餐厅,酒店,英语交流和英文说明都是很普遍的。包车时可以选择英文较好的司机,不仅可以协助翻译,也能通过本地人的视角了解更真实的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的网络通讯相当不错,在机场和首都可以很方便的购买到通讯上网的电线GB流量),主流地区的网络信号覆盖都不错,滑雪场等山区一般也问题不大。

格鲁吉亚的通用货币为格鲁吉亚拉里(GEL),国内无法直接兑换,因此可以准备美金或欧元在当地兑换。在第比利斯机场的ATM可以直接用银联卡取现,手续费很低,这也是我目前在主流国家旅行兑换货币的第一选择。另外在全国的商户基本都接受国际信用卡(借一带一路东风,首都也开始普及银联),可以根据需求适量准备现金。

在目前的汇率下,1拉里大约等于2.5人民币。在上文中我就提到了,格鲁吉亚的物价不高,首都消费普遍低于中国一线城市,小地方则更便宜。

就格鲁吉亚滑雪来说,我们可以算算究竟能多便宜(以我的实际出行花费为例):

若说对格鲁吉亚有点什么不满,食物可能是我到需要吐槽的点。格鲁吉亚菜系口味普遍偏重,除了大量香料与酱汁外,部分本地奶酪的做法也不易令人接受。几道名菜遍布着全国的大街小巷,如格鲁吉亚包子欣卡利(khinkali)和芝士面包哈恰普里(khachapuri),前者为重口味的大号灌汤包,后者是实打实的国民食品,随处可见其变种。

格鲁吉亚是葡萄酒发源地,品质优异且价格便宜,但口感普遍以甜型为主,喝不惯的可以考虑选择半甜型。除了葡萄酒外,一定要尝试一下名为Chacha的烈酒。格鲁吉亚也流行祝酒,觥筹交错时,还要有一人担任Tamada(格鲁吉亚语中指代酒司令,第一次听到时也是震惊了),掌管酒局,调动气氛,好不和谐。

不喝酒的人可以尝试一下国民饮料龙蒿草汽水(tarkhuna),通体绿色的它充斥了香料的清新,多喝几次说不定就爱上了…

结束了Bakhmaro的雪猫滑雪之旅,告别一起刷山的欧洲老炮和格鲁吉亚乡民,我们又迎来了老朋友Temur 提莫,以及那辆一路陪伴着我们的Delica Chamonix。

想到终于能重回现代文明,五个人都各自陷入了沉默。成天抱怨吃不饱的cliff开始幻想一顿大餐,受伤过早的huachen继续生无可恋的沉睡,nick心里还惦记着第一天于第比利斯看到的娱乐场广告,胖鱼则大胆烧着手机流量。当时的我们不会想到,从小高加索到大高加索的这一路,才是真正的冒险。

为了早上十点接到我们,家住第比利斯的Temur凌晨三点就出发了。紧接着,我们需要驶向首都第比利斯以北的古多里滑雪场,又是一个六个小时的行程。这样的驾驶强度,我不禁为Temur捏把汗,不过看他精神满满的样子,真是战斗民族出身。

古多里滑雪场是我整个格鲁吉亚滑雪之旅的最后一站,在这之前的时间,我特地留给了一家酒店——卡兹别克山脚下的Rooms Hotel Kazbegi。作为精品酒店爱好者,我早就听过Rooms Hotel Kazbegi的大名,有如世外桃源般存在的这间设计酒店,是远眺卡兹别克山和圣三一教堂的好住处。大部分人都在夏天打卡这家网红酒店,方便参加各类徒步活动,考虑到这里距离滑雪场不到一小时,果断列入了我的旅行计划。

绕过第比利斯,一路向北,伴随海拔提升而来的是猛烈的暴风雪,瞬间打乱了我们美好的计划。盘山路上,不断有车辆打滑,甚至动弹不得。Temur一边吐槽格鲁吉亚民众的车技太差,一边延续着他过人的技术超车,吓得我们目瞪口呆。

路上,我接到了酒店的电话,提醒我们若天气继续恶化,从Gudauri通往卡兹别吉的山路可能会封锁,意味着我们就无法入住了。一直很淡定的Temur开始不断打电话咨询路况信息,甚至在超市买了点食物做了回不去第比利斯的准备。近邻天黑之时,我们终于到达了被暴雪袭击的古多里滑雪场,交通情况乱作一团,我的心也凉了一截,开始查询附近酒店空房做备用方案。

Temur听说我们很早就订好的酒店无法取消,还是坚持继续驾驶,碰碰运气。只是,再高超的车技也无法飞越堵车,几次试图加塞的Temur都被大妈狂骂怼了回去。过了不知多久,终于到了分岔路口,已经做好放弃心仪酒店打算的我没想到,Temur仿佛没看到路旁的警察,一脚油门驶入了通向卡兹别克的山路。窗外是警察愤怒的吼声,呼啸的暴风雪,车内是戴起眼镜一脸严肃的Temur和面面相觑的我们五人。

这条从古多里到卡兹别克的山路即使在路况良好的白天也要花上近一个小时,更何况现在这样的条件,但事已至此,只好由Temur继续发挥车技,在我为这段路担忧之际,他倒是放松了不少,一边驾驶一边向我描述这条路白天有多美,真不像开了十几个小时车的人。

轻松的气氛没持续多久,两辆警车一路追来,把我们截停在半途的检查站,果然其中就有在山门冲我们怒吼的大哥。Temur被带走,留在车上的我们五人干着急,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与各地警察打过不少交道,但此次此刻,真的大脑一片空白。

五分钟后,Temur回到车上,告诉我们可以继续上路。看到我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给我哥们打了个电话,他是警察局中队长。”至此,我相信他真的是个车队老板。

抵达酒店后,前台姑娘也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在这样一个暴风雪夜,Temur和他的Delica Chamonix,硬是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这样的冒险我虽然不想再经历,但回味起来,倒是格鲁吉亚旅行中最难忘的一天。

这场难得一见的大雪,将古多里与卡兹别吉的山路封锁了足足三天。我们只能中断了滑雪的行程,在酒店休息放空,和当地人一同庆祝格鲁吉亚新年。

高加索山脉的第七高峰——卡兹别克峰(Mount Kazbek,5047米)在格鲁吉亚语中有冰山之意,也是普罗米修斯盗取圣火后被宙斯囚禁之地,自1868年由英国人首登以来,一直是高加索地区的徒步圣地。东边的卡兹别吉(Kazbegi)成为度假区域,吸引大量游人慕名而来也因为山脚那座遗世独立的圣三一教堂。

Rooms Hotel Kazbegi坐落在卡兹别吉的斯特潘茨明达村(Stepantsminda),正对卡兹别吉山和十四世纪修建的圣三一教堂(Gergeti Trinity Church)。有趣的是,这么一家世外桃源般的度假酒店走的是精品酒店和工业风。

2012年开业的Rooms Hotel Kazbegi出自本土设计公司Rooms之手,成功将前身为苏联时期游客中心的建筑进行整修改造,融入自然环境之中,如今与第比利斯的Rooms Hotel同为设计酒店联盟(Design Hotels)成员。

在房价方面,酒店也算保持了格鲁吉亚低物价的优良传统,冬季客房含早的价格也不会超过一千人民币一晚,相比阿尔卑斯地区的山景酒店,是相当划算了。

在一片美好的山景中醒来,慵懒的吃一顿丰盛的早餐,查询一下路况信息,继续在大堂或露台放空喝酒。累了便回房小憩,下午在山景泳池游个泳,迎接晚上的又一顿大餐,虽说在Rooms的几天没滑上雪,也没觉得无趣,还为这难得的放松有些小庆幸。

酒店距离Gudauri滑雪场约40分钟的路程,若非碰上这般大暴雪,一般是不会封路的。除了滑雪之外,也有不少户外活动可以参加,夏天前来的话,项目选择我颇多,令我惦记着什么时候夏天再次探访。鉴于本文并非以酒店测评为目的,关于酒店便不再继续展开了。

得知积雪清理完毕,道路封锁解除的消息后,我们从Rooms Hotel退房,搬到了古多里滑雪场滑进滑出的公寓内。

距离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以北120公里,约两小时车程的Gudauri SkiResort 古多里滑雪场是格鲁吉亚最大的滑雪场,也是高加索地区最著名的滑雪胜地之一。从第比利斯出发,从早八点到晚六点都有往返雪场的巴士,票价仅约人民币18元,若是人多行李多,直接选择从机场包车,价格也不贵。

三千米海拔的山顶,一千米的落差,二十条总长七十公里的雪道,虽然在规模上无法与欧洲主流的巨无霸雪场抗衡,但硬件设施和最重要的雪况都能与阿尔卑斯地区媲美。得益于高加索山脉的自然条件,这里的滑雪季与阿尔卑斯地区无异,从12月到来年4月,运气好时甚至5月。

优质的干粉雪和没什么限制的丰富可滑区域使得这里的野雪大有玩头,而较低的雪崩风险使得这里成为freeriding圣地,非常适合进行ski touring(登山滑雪),speedriding(滑翔伞滑雪),heliski(直升机滑雪)等多种不同形式的滑雪。

我的实际体验感受,在古多里滑雪很像回到了欧洲的大山,但物价却停留在第三世界国家标准。一百元一天的雪票价格(六天的雪票价格约等于崇礼一天),冠绝全欧洲,即使对比同样以便宜著称的保加利亚Bansko,格鲁吉亚的性价比依旧更高。而还有一种可以畅滑格鲁吉亚全国所有滑雪场的季卡,价格竟然只合人民币1200元,简直不可思议。

除了雪票外,许多滑进滑出的公寓含早价格只需三百多元人民币每间夜,大多配有厨房,硬件齐全,性价比极高,其他如雪场的酒店等住宿也普遍价格合理。

不愿意自炊的,可以在雪场找到各种当地美食,价格不会因为在雪场就贵的离谱,晚上来一杯格鲁吉亚国民烈酒chacha,一天的滑雪酸痛保准瞬间消失。

Gudauri的教学与雪具租赁价格不高,英文授课一对一教学,每小时合人民币150元,若是一整天的四人小组教学,总共收费约人民币900元。另外装备租赁的价格一天也基本都在100人民币以内。一个为期一周的格鲁吉亚滑雪旅行(国内往返第比利斯机票+6天古多里滑雪场雪票+7晚雪场公寓住宿+租赁装备+往返雪场交通)约六千人民币上下,实在是便宜。

我们在古多里的几天,除了花一定时间探索雪场,为了追求更佳雪况,更多是跟随向导在雪场范围内sidecountry,这样的freeride tour或ski touring tour在古多里非常流行。我用的向导公司Wildguru是一家俄罗斯向导公司,由于这里的俄国客人比较多,大部分生意也主要服务俄国客户。和Wildguru的合作体验不错,我与向导Sergey和Dmitriy也成为了朋友,还约定了今年十二月一起去西伯利亚touring。

若是愿意活动活动,在Gudauri有很多sidecountry路线,方便滑粉雪。通过高效的缆车系统,约30分钟左右的爬升,就能绕到无人的大斜面,一路滑回雪场,非常爽快。

虽然已经在Bakhmaro滑了一周好雪,我还是对于Gudauri的雪况十分惊讶,这样合适的大面儿雪对于单板来说简直不能更爽了,加上没有树木的干扰,完全不输之前的Catskiing。

这次探访也让我下定决心,下次尝试在古多里好好玩个一周,除了雪场和ski touring外,也要体验下欧洲最便宜的直升机滑雪。届时,会与各位分享更多关于Gudauri的信息。

一月的这次探访,让我对格鲁吉亚滑雪留下了很正面的印象,也发掘了这个非常值得中国滑雪者体验的优秀滑雪目的地。但正如我之前所说,雪季末的一场缆车事故在社交网络上的毁灭性传播,很可能让这里一直被误解下去,甚至影响到格鲁吉亚申办2030年冬奥会。

诚然,每一次事故背后都有必然的原因(本次出事的缆车是欧洲大牌Doppelmayr,起因可能是人为操作故障),经历这次血的教训,相信格鲁吉亚滑雪场的整体安全意识与培训也会得到改善。古多里有着不输世界一流滑雪场的硬件和雪况,不应为一次事故受到过分的误解,这也是我想尽微薄之力写出我个人体验的初衷。

在格鲁吉亚的两周,我在巴克马罗寻得了滑雪者梦寐以求的金羊毛,也走过第比利斯魔幻的街头,喝下了蜜汁口感的龙蒿草饮料,与驾驶风格狂野的司机大哥成为兄弟,一起在暴风雪夜被警车追逐。

古多里的大山令我想起了欧洲,齐腰粉雪有了在日本的错觉,最终拉我回现实的还是难以置信的便宜。希望这两篇格鲁吉亚滑雪行记可以给你一个多元的格鲁吉亚印象,也谨以此纪念我们五人的小历险,送给那些在格鲁吉亚遇见的有趣灵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dylt.com/,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